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雅室听竹

 
 
 

日志

 
 
关于我

一个追求品位、热爱生活,对明天充满幻想的人。

网易考拉推荐

静静地流淌,养育了哥萨克的顿河---- ---剖析肖洛霍夫,游走在静静的顿河  

2013-01-11 14:28:4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静静地流淌,养育了哥萨克的顿河---- ---剖析肖洛霍夫,游走在静静的顿河 - 清雅 - 雅室听竹

 

 

 

 

 

 

静静地流淌,养育了哥萨克的顿河---- ---剖析肖洛霍夫,游走在静静的顿河 - 清雅 - 雅室听竹

静静地流淌,养育了哥萨克的顿河---- ---剖析肖洛霍夫,游走在静静的顿河 - 清雅 - 雅室听竹

还在努力的往下看,随手又去翻下一页,当看到瑞士皇家学院的授奖词时,才知道这部煌煌巨作的结尾竟是如此的简单。

虽然这部前苏联的小说是1965年获得诺贝尔文学奖,我真正知道这部小说还要感谢《参考消息》,在哪个非常的时期,我只知道《静静的顿河》得了大奖,参考消息上刊登的,并就作者到底是谁的问题,还引起了争执。很早以前看过这部小说可惜没有结尾(书的开头和结尾都撕完了)。

重读真的有用,它不单单是加深影响,其主要的是随着读者的阅历和知识面的拓宽,对此部小说的深度探讨和作品属性有了自己的见解和认识。

一,    对作者肖洛霍夫;

生在新社会,长在红旗下所看到的现代小说一般都是以正面人物做主人公进行讴歌或形象高大,或悲壮惨烈让人缅怀,这一套路几十年不变。

《静静的顿河》的作者竟把亦邪亦正的哥萨克青年格里高利作为小说的主人公隆重的推出。让读者随着格里高利的脉搏跳动。难怪高尔基的夫人说;“如果我是阿克西妮亚,我也会爱上格里高利。”

更让我不可思议的是格里高利在第一次世界大战被沙皇征入伍。  俄国发生大革命,哥萨克们都离开部队,回到自己的家乡,只有葛利高里却加入红军,担任连长。

  

   苏维埃对征粮政策的扩大化,从而又导致了顿河哥萨克的反叛, 葛利高里加入叛军。自此起,顿河即陷入持续展开的血腥战斗中。

 

红军的势力如排山倒海般很快地控制了整条顿河,由于苏维埃一些政策的失误,当葛利高里由叛军退伍时却因他以前曾有反革命行为,而传出要逮捕他的风声,至此,他不得不逃亡加入匪徒组织,再度与红军对抗。

 最后,终于身心疲惫地回到顿河岸的家。父母、兄嫂、妻女,均已去世,他唯一拥有的就是年幼的儿子而已。

作家花了14年时间写成的长篇巨著,主人公的经历竟是如此悲壮。是值得歌颂?还是值得赞扬?

在1940年获得了当年设立的斯大林文学奖。而且是金奖一等奖!

   还是斯大林拍板决定。

那时期的前苏联是无产阶级专政的国家,肖洛霍夫没有去歌颂社会的主流工人阶级,和集体农庄的农民,反而把小说中的红军描写的也如白军一样的残忍,(对俘虏统统杀死,)对村里反对派的村长(哥萨克村民七人)在押解途中下令枪毙。  双方都不经审判的滥杀俘虏,

都说斯大林是暴君,前苏联的文人被他流放到西伯利亚的不少。我百思不得其解,如果肖洛霍夫在中国发表这样的小说,首先一条罪状就是利用小说反党,而且这种小说也不可能在中国发表。

是斯大林的仁慈大度?还是肖洛霍夫当时在前苏联的影响巨大,当局不得已而为之?或者小说描写就是当时真正的现状不能否认?

   虽然我不能知道真相,但我相信前苏联在那个时期文学的环境还是较宽松的,斯大林曾经向肖洛霍夫问到葛利高里的命运:“他什么时候会成为布尔什维克?”对此,肖洛霍夫回答:“我很想劝说葛利高里,可是他无论如何不想入党。”已经是共产党员的肖洛霍夫曾经就这个问题说了这样一段话:“作家哪怕在细小的地方说了假话,他就会失去读者的信任。这就是说,读者会想:‘他在大的方面也会撒谎’。”

      我随着肖洛霍夫游走在静静的顿河,广渺的草原,勇敢的哥萨克,残酷血腥的厮杀战场。还有那敢爱敢恨的哥萨克女人。

      那些为了苏维埃政权牺牲的红军男女战士,还有那些用自己的方式反对征服,维护独立的哥萨克人。肖洛霍夫没有任何意识形态的说教,没有对任何东西进行美化。哥萨克性格中的粗鲁、野蛮也详尽无遗表现出来,不掩饰不矫情。

   肖洛霍夫热爱自己的祖国,把俄罗斯草原描绘的那样美,顿河草原呀,哥萨克的鲜血浇灌过的草原,我向你深深的鞠躬,像儿子对母亲一样吻你那没有开垦过的土地!

   合上了《静静的顿河》最后一页,我发现我是一名顿河上的旅行者,行走在顿河的草原,“用哥萨克的鲜血灌溉过的”草原,耳畔响着哥萨克的古歌:“不是犁头开垦出这沃野千里,开出千里沃野的是战马铁蹄,千里沃野种的是哥萨克的头颅,装扮静静顿河的是年轻寡妇……”

    哥萨克人正是凭着一匹战马、一柄军刀在横跨欧亚大陆的广阔疆场上,驰骋数百年,纵横千万里。那战马呢?那军刀呢?披风呢?

   哥萨克俄国历史上特殊的社会阶层,肖洛霍夫经历十四年创作了这部卷轶浩繁的史诗式长篇小说。

  评论这张
 
阅读(158)|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